登录按钮

回家是古老的诱惑

◇熊荟蓉

天门网 发布时间:2017年02月03日 08:33 来源:天门网
  
  一间能遮风避雨的房子,几个血脉相连的亲人,这是年幼时我对于家的概念。那时候,家是喷香的炊烟,家是温暖的棉被,家是慈颜的母亲。 
  长大后,家的形式和内容都有了许多变化。 
  三口之家是家。婆家是家。娘家是家。去哪里都说是回家,可回哪里都像是做客。家多了,家就成了一个个驿站,自己则成了匆匆的过客。久之,对家的依恋,反而淡了。 
  2 
  有一个朋友,长年在外漂泊,他对我描述过回家的心情。 
  他说,每次准备回家,就坐卧难安。那份按捺不住的激动和喜悦,真的是在梦里也会笑醒。 
  在他眼里,开往故乡的火车是家,熟悉的乡音也是家。 
  他说,只要一踏上故土,人就安稳了。而一听到熟悉的亲友的声音,就有家的感觉。 
  或许,家,也像一切美好的东西一样,需要用距离来感受。 
  3 
  我也曾在一次旅行归来时,对家,有过如此强烈的眷恋。 
  那个深夜,当我远远望见自家窗口透出的橘黄的灯光,泪水溢出了眼眶。 
  如今,对家的理解,我已超出了居室的概念。 
  单位是家。故乡是家。祖国是家。 
  头上蓝蓝的天是家,足下绵绵的土是家。草长莺飞是家,小桥流水也是家。一切使人安稳和亲切的地方,都是家。 
  读一本好书,是回家。 
  听一支老歌,是回家。 
  与灵犀相通的朋友相处,也是回家。 
  4 
  又近年关。每一条路都通往家的方向。每一个人都怀揣回家的渴望。 
  腊货成串来屋檐下跳肚皮舞。桃符结对来门户旁讲授传统。性急的蒸笼摆开了大汗淋漓的架势。朱红的八仙桌憧憬着四代同堂的喜乐。 
  每一个年都很中国,很家。 
  在年末岁尾,家把那根古老的绳索轻轻一拽,我们就坐着春风回来了。
微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