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按钮

生产队里放电影

天门网 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27日 10:36 来源:天门网
  ●丁国梅
  那时候村里放电影,绝对是一大盛事。
  一大早,队长用一只手撑着自行车,一只手拿着个大喇叭喊:“大家注意了,今天队里放电影,早点收工啊!今天队里放电影,把亲戚六眷都接来看电影哪!”
  吃罢午饭,我便奉命去接嫁到杨湾的大姐来看电影,顺便帮队上有亲戚在杨湾的也捎个口信。走的时候,母亲正在交待去向家台的小孩,不要忘了把我在向家台的老姑妈喊声。
  晚上,我们一帮小屁孩早早就来到禾场,我们从来不关心放什么电影,就是看热闹。然后就是三三两两“八十年代的新一辈”粉墨前来,家里有自行车的小伙子们把铃声拨得叮当响,后座上坐一个人,前三角架上还坐一个人,看见漂亮姑娘们就“嘘”地一声嘹亮的指哨,羞红一群大姑娘的脸。
  最后陆陆续续赶来的都是收拾好家务活的老人,他们都是看好了时辰来的,绝不耽搁一分钟。他们肩上都扛着一条长形板凳,可以坐几个人的那种,鲜少有人带椅子的,几乎没有。他们看到熟人就大声喊:“快来快来,站累了没有?我这里有板凳。”
  电影往往放到中途就会忽然停,人群中就会发出一片唏嘘叹息咒骂声:唉!胶卷又烧了。这时候,放映员就打出一束亮光,忙着修胶片,一些调皮的孩子就会兴奋地跑到那束光中做各种手影、老鹰、小狗等等,投在白色幕布上惟妙惟肖。
  而这些,我都不喜欢,最吸引我的是那一声声吆喝:冰棍儿嘞!牛奶冰棍儿嘞……
  卖冰棍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他自行车的后座上绑着一个木箱子,箱子用旧棉衣紧紧包裹,外面再蒙上一层油布,上方开一个小口,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盖子,每次有人买冰棍,他就会揭开那个小盖子,一股凉凉的甜香迅速钻进鼻孔……
  我会一直跟着卖冰棍的自行车绕圈,看他卖,看别人吃。那时候,三姐正在谈恋爱,当卖冰棍的走到离三姐不远处,我就过去拉着三姐的手说:“三姐,我困了,想回家。”三姐夫就会识时务地递给我一角钱说:“拿去买冰棍吧幺妹。”我乐颠颠地接过钱就跑去买冰棍,听见三姐在后面说:“再不能惯着她了,她鬼点子多的很,这幺妹就是饿鬼投胎,好吃佬。”
  如果听到各种呼喊自家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,就知道电影快剧终了,剧终后老人和孩子们就会意犹未尽地散去。年轻人们则会随着放映员赶下一场,还没有到那个村呢,早就有尖厉的指哨声对响起来,那边村里等待的人们一阵欢呼雀跃:喔嗷!电影来了电影来了!
  生产队的露天电影,与我们渐行渐远,远到无声无息,后世的人们只能当传说一般隐约听到,但它却深深地烙印在一代人的记忆里,成为挥之不去的美丽乡愁。
微评论